你不能看日本电影

2020-06-17

台湾现在是完全自由开放的社会,只要不违法,大家可以随心所欲做想做的事。不过在国民党戒严统治时期,很多现在看来理所当然的事,当时统统都不准做。例如曾经有十几年,台湾禁止日本影片进口,你不能在电影院看到日本电影、不能在电视上看到日本节目,即便是解禁初期,还只能看到数年前上映的旧电影。

国民党政权在1945年接管台湾时,日本已经统治台湾长达半世纪。因此,如何驱除台湾人的「日本毒素」,也是政府重要的施政目标,故日文马上就被全面禁用。当时的台湾电影市场,则因台日贸易暂时断绝,百废待兴的台湾、内战连连的中国也难有正常的产出,而呈现一片荒芜的惨景。

直到在台、日两国首度于1950年9月谈妥「中日贸易协定」后,台湾片商嗅出日本电影在台湾的可观商机,开始积极引进日片。政府则为此成立日片审查委员会,严格审查日片进口;必须符合:有反共抗俄意识、有科学教育意识、有表现战后政治改革而有民主意识等条件,才得以进口来台。

你不能看日本电影

而对于当时的台湾人而言,相较于国语、英语,日语还是最熟悉的语言,加上片商引进日片的成本并不算高,日片在台大受欢迎,压缩到国片的市场,更有碍政府极力推动的国语政策,因此开始实施日片配额制度。初期以每月两部、每年24部为限,平均分配给东映、东宝、大映、日活、松竹、新东宝等6大片商的在台代理业者。

其他已大量购入日片却无法播映的业者,因此蒙受鉅额损失。于是政府自1960年起,在6大片商的配额外,再释出8部的配额给独立片商。但仍难以平息国内业者的不满,政府一度想採标售制度,却也引发日本政府的反弹。到了1964年,日片的进口配额分给有进口实绩者、有拍摄实绩者,保障国片业者得在日片的扶植下成长;1965年进一步规定,日片只能首轮播映,不得在二、三、四轮戏院播映。

除了国内业者的反弹,国内的政治气氛、台日关係也冲击日片的处境。包括反日人士不断倡议,日片应以国语配音播映;1958年日本与中国签署「中日民间贸易协定」,全台戏院纷纷以停映日片表达抗议;日本政府在1963年3月批准将人造纤维厂卖给中国后,台湾省电影戏剧商业同业公会也决议电请政府暂停日片进口。1963年10月,中国油压机械考察团团员周鸿庆原想向中华民国驻日大使馆寻求政治庇护,因大使馆已迁址,而被计程车载往苏联驻日大使馆;日本政府事后将周鸿庆交还中国,引发政府强烈抗议,全国戏院又因此停映日片。

直到1972年9月,日本宣布与中国建交。政府也立即宣布停止与日本的一切往来,日片当然是全面禁止进口。国片也不得邀请日本演员,除非依史实需要时,须连同日本演员、剧本送审;国片拍摄之内容,不得宣传「不友好」国家;甚至在日本拍摄或宣扬日本文化的外国影片,亦不得放映。

也因此,东映与香港「嘉伦电影」合资拍摄,并有大量日本演员的「狙击十三」,虽以香港影片通过审查;随因遭到检举,硬生生在上映4天后的1980年12月间,遭吊销准演执照。

你不能看日本电影

而完成于1954年,于1956年进口来台的义大利电影「蝴蝶夫人」,在1980年12月第三度上映时,也因东宝有出资,同遭到禁演之命运。

你不能看日本电影

有趣的是,原本在1978年底台美断交后,台湾省电影製片协会也想仿效当年全禁日片之作法,建议禁止美片进口,所幸未获採纳。

为促使日片重返台湾市场,日本映画製作者联盟积极接洽新闻局与台湾片商,并自1980年起连年参与金马影展。

1980金马影展,日方提供「望乡」(1974)、「砂之器」(1974)、「二百三高地」(1980)、「老师的成绩单」(1977)等片,大获好评。1981年继续推出「四年三班」(1976)、「联合舰队」(1981)、「鸳鸯伞」(1975)、「魔界转生」(1981);1982年再推出「驿」(1981)、「野菊之墓」(1981)、「远山的呼唤」(1980)、「妈咪生日快乐」(1980)。

你不能看日本电影

终于在1984年1月,新闻局同意专案进口「望乡」、「砂之器」、「二百三高地」、「老师的成绩单」等4部四片,每片准演前须捐300万元作为国片辅导金,日本映画製作者联盟也要在日本协办「中华民国电影节」。

台日双方经过多次讨论后决定,放映收入以日本占80%、台湾占20%之比例分帐,但由日方负担一切费用和税金,且台北、高雄、台南、嘉义、台中、新竹、基隆、屏东等都市不得同日上演两部首轮日片,避免影响国片销路。

为了不抢食国片的暑假档期,首部重返台湾市场的「望乡」拖至1984年9月28日才上映;「二百三高地」则因是日、俄两国在中国领土作战,「损害国家利益或民族尊严」,后以「魔界转生」替代。新闻局还在1987年2月进一步将「二百三高地」裁定为禁片,终在片商删减部分片段后,于1987年8月认列为普遍级。

因为首波日片专案进口获得空前成功,新闻局在1986年4月宣布以标售的方式专案进口6部日片。1986年8月的标售结果,共获8915万元标金,远远超乎预期;其中,因看好东映的「新里见八犬传」(1983)在日热卖,长期推动日片进口的张雨田,以势在必得之决心,分透过所属的中国育乐公司、富亿公司,各以2288万元标下东映的两部配额,并立刻安排在当年9月28日上映「新里见八犬传」。

你不能看日本电影

「新里见八犬传」的女主角药师丸博子也应邀来台宣传。不过当时的电视台,还没对日语解禁,所以不会说中文的药师丸博子在节目上只好用英语应答。

然而在大环境急遽变迁下,第二波日片专案进口其实是叫好不叫座。虽然「新里见八犬传」开出好票房,但也只稍高于得标金。另以1000万元得标而推出的「爱的物语」(1984)、以1650万得标而推出的「联合舰队」,均入不敷出。剩下3片的得标业者也纷纷退回标金。

新闻局接着在1989年4月敲定第三波日片专案进口10部,这次改回缴交辅导金的方式,但辅导金从原定的每片300万元,降至150万元。1991年3月敲定第四波日片专案进口30部,辅导金再降至50万元。1992年5月敲定第五波日片专案进口35部,辅导金再降至10万元。1993年底办理第六次日片专案进口35部。

由于这样的专案进口模式,显然无利可图;许多电影的盗版录影带早在国内流通多年,6波共120部的配额最后仅进口53部。加上各领域的禁日令早就陆续解除,台湾也有加入关贸总协(GATT)的压力。新闻局索性在1994年9月全面解禁日片。

上一篇:
下一篇: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