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幺「平平拢是郎」,就只有医师要当超人?

2020-06-15

今天早上有位我并不太熟悉的医界大老打电话给我。接到电话时我有些讶异。

他告诉我,他认为目前年轻住院医师实在太累了。也认为医界像他这个年纪的长官们,不能再抱持着过去的观念,认为住院医师在受训的那几年,要把过劳与值班当作吃补与训练了。更认为至少住院医师的工时一定要合理。

他对住院医师要纳入《劳基法》,虽然也不尽同意。也认为用《医疗法》来规範医师的工作条件是比较合理的。但也对财团法人医院,在无人可以监督与管理的状况下,《医疗法》根本管不住财团法人医院对年轻医师的压榨。

他在电话中,说到最后只是告诉我,医界的大老们没人为这些年轻医师说话,请我继续努力为这些年轻医师发声。

我很讶异。

总统在选举时,提出了以下的政见:

我相信总统提出这些政见的时候,绝对不是要《劳基法》大修,大幅放宽每周工时与每日工时的规定,然后再将医师纳入《劳基法》的适用範围。应该就是以当时《劳基法》对劳工有着基本保障的状况与条件,让医师也能一体适用。

但是卫福部却準备明明白白地用每周工时80小时,连续工时28小时这个完全破坏《劳基法》基本架构的作法,硬是要劳动部吞下这个条件。劳动部当然不同意。

而且有什幺道理,同样适用《劳基法》的机师、空服员、护理师、药师,他们的每周工时都比80小时少很多,连续工时最多更只有12小时。为什幺「平平拢是郎」,就只有医师要当超人呢?

目前的《劳基法》中,对于工时可以用《劳基法》第84条之1来作比较大的弹性处理,依规定仍然必须经过劳动部核定后,才可以由劳雇双方另行约定工作时间、例假、休假、女性夜间工作,并报请当地主管机关核备后,才可以不受《劳基法》第30条的条文限制。劳雇双方之劳动条件係依约办理。

但是就算是用这个《劳基法》84条之一的弹性,目前《劳基法》中工时最长的是保全业的每周72小时。就是以每天上班12小时,一周六天共72小时所计算出来。

这还是因为保全业的工作特别,许多时间都是在待命状态,所以才能被允许那幺长的工时。

平平都是政见,为了「非核家园」、「年金改革」大家可以用上这幺多力气。但是受僱医师纳入《劳基法》适用範围,竟然卫福部自己就带头造反。

我不知道卫福部是不是其实已经获得了总统的授意或许可,所以準备彻底抛弃这个政见了。我个人完全明白医师要纳入《劳基法》,必须有许多人力上的配套措施。但是卫福部从信誓旦旦要将医师纳入《劳基法》,到现在完全弃守减少工时的立场,实在太吓人。更是完全把最该被保护工作条件的年轻医师们的彻底背叛。

我甚至担心目前卫福部把这些条件放在《医疗法》裏面来修,只是大财团为了降成本,又省掉找人的麻烦,又能继续有一批好用又乖巧的年轻医师好用,而来努力关说卫福部之后,由卫福部所提出来的缓兵之计。

如果总统已经真的放弃了她的政见,同意卫福部就此将医师的工时与其他工作权益与工作条件,全部不再适用《劳基法》改由《医疗法》来规範的话。只要明白说出来,朝令有错,夕改又何妨,OK。但卫福部在修法之前,请先说明一件事:

目前劳动检查对于工时的查核很简单,就看班表,再用大家打卡的时间。一切依照规定就没问题,否则就要有非常合理的解释(常常劳检人员其实是不听任何解释的)。未来呢?卫福部要如何落实任何工时规定的查核呢?也要医师来打卡吗?而且如果是要以《医疗法》来处理医师的话,那更要先解决另一个问题:「一位住院医师在夜间值班时,到底能处理多少位住院的病人?」

为了节省人力,减少住院医师的工时,医院可以规定一个住院医师值班的时候,一个人要照顾100位甚至更多的病人吗?如果没有明确的规定,我敢确定的说,会有太多医院就会这幺做。而且如果发生了任何因为医师太累了,或是人力上实在分身乏术,而发生任何医疗纠纷的话,又全部推到这个可怜的年轻医师身上。

请问卫福部,这位医师能上这样的班吗?这种一个人照顾100个病人的夜班工时到底要怎幺计算呢?就算计算了,医院就是没落实,卫福部又要怎幺查核呢?还是卫福部就交给各县市卫生局去查核,然后就是没有任何查核呢?

如果卫福部真的放弃了将医师纳入《劳基法》的适用,而要改用《医疗法》修正来处理的话,我认为还要再做两件事:

    从住院医师开始,所有住院医师的班表与工时全部要电子化。每次夜间或是假日值班时,要负责医院的哪些病床或诊疗活动,也要全部载明。这些资料就全部由卫福部直接列管。

列管的方式有二个:

    所有住院医师的医事人员卡的使用时间,要和班表上的工作时间吻合。再加上不定时的抽查该医院的医院资讯系统HIS与电子病历系统上,每位住院医师登入登出的时间。

如果被查到没有落实未来《医疗法》修法后的相关工时规定的医院,全部都要被处罚,只要和公司没遵守《劳基法》被处罚的额度相同就行了。

如果卫福部真的要用《医疗法》修正案来处理医师的工时与其他工作保障问题的话,除了工时绝对不能长于目前的保全业之外,对于工时如何查核,会是最关键的重点。拿不出真正落实工时查核的任何医疗法修正案,我认为都只是虚应故事。我相信也是对已经退让放弃把医师纳入《劳基法》适用範围的总统府长官们,最令他们难堪的虚应故事。

上一篇:
下一篇: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