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能称日治

2020-06-17

台湾现在是完全自由开放的社会,只要不违法,大家可以随心所欲做想做的事。不过在国民党戒严统治时期,很多现在看来理所当然的事,当时统统都不准做。例如现在多数人惯用中性的「日治时期」,称呼日本在1895年到1945年的统治;但过去曾有段期间,只能使用带有强烈贬意的「日据时期」。而这个名词之争,还在台湾民主化之后,沦为国族认同的标誌,再度浮上檯面。

日本在1894年的日清战争击败清帝国,并根据两国于1895年签署的「下关条约」,合法取得台湾的统治权。而在日本于1945年8月15日宣布无条件投降,结束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国民党军队按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所颁布的「一般命令第1号」,接受在台日军的投降,实质统治台湾。

顺利接管台湾的国民党政权,把如何驱除台湾人的「日本毒素」,列为重要施政目标。所以立即全面禁绝日文之使用,不过对于过去那段时期的称呼,倒是没有硬性规定。在政府的公文书上,「日治时期」、「日据时期」、「日本时代」等称呼,都曾出现过。

你不能称日治

直到1951年11月,国民党中央改造委员会行文给台湾省新闻处指称,台湾当年遭受日本「侵略佔据」50年,世俗称此时期为「日治时期」,习焉不察,「殊堪忧惧」;如称此时期为「日治时期」,是昧于日本过去的侵略行为,泯灭台省同胞「固有之国家民族意识」。要求未来应改称为「日据时期」。

台湾省新闻处也立即将这分来自国民党的指示,抄送给全台湾的报社、通讯社、杂誌社,并刊登于省政府公报。

对照于当年「联合报」的「日治」使用数量,刚好能看到这道禁令的影响。「联合报」在1951全年使用超过80次的「日治」,1952年就遽降至十余次,1953年、1954年各用廿余次;不过在1955年以后,就仅剩零星的个位数,一直持续到1993年;其中1966、1968、1980、1983至1987年等10年,完全看不到「日治」两字。

师大历史系名誉教授吴文星回忆,他1976年发表文章时,就曾被提醒,那段期间属于「窃据」,只能称为「时期」而非「时代」;所以当时还只能用「日据时期」,连「日据时代」都不能用。台大历史系教授周婉窈也指称,自她「受教」以来,都是用「日据」,似乎没有别的用法。故其于1981年完成的硕士论文,也是用「日据」。

你不能称日治

直到1987年解严后,才陆续有学者回归历史本质,慢慢改用「日治」。不过也不时传出,保守派学者会在口试时,因年轻学者使用「日治」而抨击对方是否支持台独。

李登辉政府在1997年推出国中版「认识台湾」教科书,首度将台湾历史、地理独立成册,不再是中国史地的附属品;也没继续使用「日据」,而是将学界已惯用的「日治」扩充为「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缓解传统中国史学界、统派团体的反弹。

你不能称日治

学术界的使用趋势可从国家图书馆「台湾博硕士论文知识加值系统」来观察。若检索论文标题,从解严的1987年到1999年间,共有107件论文使用「日据」,略多于「日治」的91件;但2000到2007年间,仅51件论文使用「日据」,远少于「日治」的337件;2008到2015年间,更只有17件论文使用「日据」,「日治」却多达511件。

进一步比对2000年之后仍使用「日据」的系所,几无历史系所,多为非本科的中文所、社会所、日本所等。显示在学术界,使用「日治」已是普遍共识,且坚持使用「日据」的已愈来愈少。

你不能称日治

回到之前提及的「联合报」,其使用「日治」的次数,也在1994年重返两位数;此后逐年攀升,在1999年首度破百次,2007年更是跨越两百次。

不过由统派学者张亚中于2012年筹组的史记、克毅、北一等出版社,欲使用「日据」编写历史教科书,而遭教科书审定委员会退回,遂直接找上马英九总统申诉。在马英九于2013年7月18日亲自裁示,不得硬性规定「日治」或「日据」后;教育部马上急转弯,同意教科书并陈「日治」与「日据」。

学界出身、个人也惯用「日治」的行政院长江宜桦,更在2013年7月22日突袭下令,为维护「国家主权及民族尊严」的立场,今后公文书将统一使用「日据」,而非「日治」。大走62年前的回头路,引发台湾社会譁然。

你不能称日治

讽刺的是,当时教育部、法务部、文化部、交通部所发出的新闻稿,均已普遍使用「日治」,行政院网页在转录时也未刻意将「日治」改为「日据」;就连江宜桦任内编列的2015年度行政院预算书,也同时混用「日治」与「日据」。

也因此,蔡英文政府2016年执政后,行政院就公开宣示,江宜桦任内的这份公文没有法律依据,对行政机关不具拘束力。

上一篇:
下一篇: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