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幺「未定义」?专访2019新一代设计展策展人刘冠宏

2020-06-15

未定义:一次扰动「惯性」的策展实验

正迈向第38个年头的「新一代设计展」,继前几年在制度上逐步积攒的变革能量,包括导入产学合作、改以设计类别划分展区等精进作法,这个历史悠久、以设计系学生为要角的主题联展,此刻又再度站上改变的前缘。

这是新一代设计展首度有了「策展人」。为一个展览「策展」,表面上看似不足为奇,也似乎理所应当,然而若仔细爬梳脉络,过往的新一代设计展,更像是一个纯粹的平台,单纯集结着所有相关的人事物。「但展览必须有论述,才能确立目标和方向,提供思考与批判的空间。」担任这次策展人的无有建筑主理人刘冠宏,在谈及策展理念时,首先给出了这样的前提。

「新一代设计展,是台湾一个非常重要的设计事件。」刘冠宏认为需要跳脱一般认知,它不只关乎学校、学生,或只是媒合就业或参与奖项的场合,而是需要更宏观地来看,在这里发生的,实质上是设计教育、产业乃至国家政策之间的相互影响,因此需要长期累积观察与论述,进而作为寻找与发展台湾未来设计方向的重要工具。

为什幺「未定义」?专访2019新一代设计展策展人刘冠宏

▲ 2018新一代设计展现场一景。

在历史的轴线上,2019年的新一代设计展,会是一个转折点。「论述需经长时间的辩证,策展也要长期规划。接下来如果要以2020-202x年的新一代设计展,作为未来探索设计产业方向和政策的思考实践原型,那幺在今年这个时间点上,我要先提出的,是一个『不是』的概念。」将这次策展视为对于原有、惯性思维方式的扰动,刘冠宏开始快速抛掷着各种「不是」的想法。

「我们对新一代设计展的看法,不应该是这样;我们对新一代设计师或学生的看法、社会对学生的期待、学生对社会的期待,或者学校跟学生之间的关係……,也不应该是这样。」刘冠宏明快地总结这些充满挑战性的质疑:「但是,是什幺?还不确定,需要研究,也要长时间的辩证和讨论。」接着更加坚定地说,「但我们知道,绝对不是现有的样子。」

企图鬆动所有关于新一代设计展的既有认知,「未定义」是刘冠宏为今年定下的主题。以暧昧不明、充满变数与可能性的「未定义」,一个仍待进一步探索的状态,象徵今年作为重启思考的关键节点,如同身处「革命前夕」,正準备翻转当下的定义。

当所学≠职业?求解不等式

将前述「未定义」的反动落实于具体,在今年新一代设计展,一个明确可见的改变将发生在展场正中央。刘冠宏邀请参加新一代产学合作计画的各校学生加入前期策展,从大家挖掘的29位职人中邀请7位,将他们平日的工作场景,在新一代设计展的现场完整重现。

这7位职人是谁?他们都是设计科班出身,是曾经也在这里参展过的「新一代们」,年龄约在30岁上下。而最重要的共同特质是,这些「学长姊们」现在从事的职业或工作,都是领域中的佼佼者,却与当年在学校时所学的,并不相关。

他们有的是建筑系毕业,现在是「植物装置艺术家」,或成为「微模型纸艺设计师」,为逝者製作各式纸扎品,精巧细腻如艺术;他们有的是媒体传达设计系毕业,却以「素食甜点师」的身份开创出与众不同的职涯;有的是商业设计系毕业,后来却转向成为「剧场服装设计师,抓稳人生的重心;或有视觉传达设计系毕业,却成为「汉方花草女巫」,令人完全意想不到。

为什幺「未定义」?专访2019新一代设计展策展人刘冠宏

▲ 今年新一代设计展7位职人之一:李霁,中原大学建筑系毕业,现为植物装置艺术家。

这样「所学」与「职业」的不等式,「到底是不务正业、不学以致用的糟糕状态?还是所谓举一反三的良好延伸?」藉由这些反差形成的冲突性,刘冠宏期待进一步引发的,是更多思考的开始。像是一个实质上的问题:每年,台湾设计相关科系的毕业生人数有一万多人;后来,这些毕业生都去了哪里?

「我们不批判也不做定论,而是将他们集结在一起,更明显地被看到。当大家看到这7位非常优秀的年轻人,就会不禁开始思考,他们是如何变成这幺优秀的职人?是因为现有的教育给了、或没给他们什幺?过去我们看待这件事情的方式是对的吗?」刘冠宏继续提问着。

这些问题没有一定的答案,但每一个问号的产生,都将开启很多思考的面向,也许是对于教育、产业的针砭,甚至是对「职人」的认知。「例如,所谓的『职人』是怎幺来的?专注于某件小事,或在日常中全力以赴的年轻人,不也是职人吗?当社会觉得年轻人只要小确幸时,那会不会其实是他的职人态度?」

因此,在今年新一代设计展现场,这7位职人的工作场域将原貌重现,甚至请他们在现场工作,让大家一起来看到、感受到他们工作的细节。没有任何外加的诠释与修饰,只有原汁原味的呈现,刘冠宏尝试藉此保留思考的空间,引起更多解读,同时也期待这些迴响,能成为未来论述的养分。

为什幺「未定义」?专访2019新一代设计展策展人刘冠宏

▲ 今年新一代设计展7位职人之一:戴邱旻,崑山科技大学视觉传达设计系毕业,现为汉方花草女巫。职人系列照片将陆续释出。

如果这是一场大型的视力测验

当今年策展的意图在于对现状的敲击,日前释出的主视觉设计,无疑就是一封先发的挑战书。主视觉由开口方向各异的灰色「u」与「n」,在白底上铺排出动态般的轨迹,形成似动非动的趣味性,也令人联想到「视力检查表」。

但它们并非随意撷取的设计元素,而是取自主题「未定义」英文的首两个字母。负责这次主视觉设计的无有创意设计部总监张智舜说明,在进行发想时,他们尝试解构这次的主题概念,发现「u」代表着「未定义」(undefined),「n」则正可代表「设计新锐」(new generation)。

为什幺「未定义」?专访2019新一代设计展策展人刘冠宏

▲ 今年新一代设计展主视觉,以u/n方向性变化的视力测验来呼应主题。

而「u」与「n」也正好形似,互为上下左右颠倒,可以玩出许多不同角度的排列变化,甚至难分彼此;他们也期望藉由从「u」到「n」的相互转变过程,试图传达出即使只有些微角度的转动,也能扭转观看的视野,象徵检视事物应有多元的角度。

运用小分子构成大画面,以及字体方向性的排列作为表现手法,乍看或许会令人想到去年主视觉。张智舜说明,这个雷同其实是刻意为之,如同2019年新一代设计展,正处于一个承先启后的位置,他们将新的概念导入,与先前相似的手法相互呼应,以有些熟悉却又截然不同的呈现方式,期望从视觉上率先引发关注。

为什幺「未定义」?专访2019新一代设计展策展人刘冠宏

▲ 2018新一代设计展主视觉。

「更重要的是,这个主视觉,其实只是整套视觉系统的第一步,是一个引子、一个开端。重点会在后续的七位职人照片。」张智舜也补充,后续释出的「视觉」,是7位职人的一系列照片,呈现了他们的工作情境,并仅简单加上毕业的科系、学级与现职等资讯,引发人们对于其成功与背后所学之间关係的好奇心,进而开始思考设计教育以及设计产业之间的关係。

继主视觉之后,「我觉得这会对更多以传统逻辑看『新一代』的人们,产生更大的冲击。为什幺一个设计展的视觉,选择以摄影来表现?为什幺照片中的不是当届学生,而是已经毕业的学长姊?」张智舜认为,当这些对于「不寻常」的疑问浮现,「大家才会意识到,今年有策展主题,有了这幺大的改变。」

从主题概念到主视觉的呼应,刘冠宏将今年新一代设计展,比拟为一场大型的「视力测验」。要测验的是我们对于新一代设计新鲜人的理解,是否太过狭隘?我们又是否经常戴着有色眼镜在看年轻人?还是其实「近视」或「偏视」了,因而影响看事情的视野?这些提问听来或许有些尖锐,但不论从主题、视觉设计到展场规划,「未定义」的精神贯穿其中,刘冠宏说,「让大家开始发问,才是我们这次策展最重要的目的。」

为什幺「未定义」?专访2019新一代设计展策展人刘冠宏

策展人介绍

策展人介绍

刘冠宏(HOM),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建筑硕士、东海大学建筑学士,曾任纽约贝氏(贝聿铭)建筑事务所建筑师,现为无有建筑主理人。曾为2018台北展博会「水墨现场」、2017台东工艺设计展「台东的100种蓝」、2016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之间山水」等执行展览与空间规划,策展经历丰富。

设计成果亦屡获国内外奖项肯定,如近年以「山坡之家」陆续斩获2018金点设计奖年度最佳设计奖、2018台湾室内设计TID大奖金奖;「空间不可思议-2015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获2017新加坡SIDS设计大奖金奖、2017德国红点传达设计大奖;「行册Walking Book」获2017中国建筑装饰设计奖、2016台湾老屋新生大奖等。

上一篇:
下一篇:
扩展阅读